Welcome!
这是一个朴素的博客

【官方番外】从前有座灵剑山·实体书·结局番外

  • 转载自百度贴吧☍原帖链接
  • 感谢原作者-国王陛下和贴吧的各位吧务!
  • 整理人-本人
  • 特在本人博客保留一份存档

正文

昆仑山的风一贯如刀锋般凛冽,没有修为在身登到半山腰便要给山风挂的血肉模糊。而待凛冬时节,劲风卷雪,严寒逼人,就算修仙之士也难以靠近半分。

如此异象吸引了无数人的瞩目,传言中,昆仑山每逢冬季都有仙灵异宝现世于山巅,那堪比九天罡风的山峰环绕,便是护宝的大阵。然而这大阵威能太强,纵然当世修行第一人也无从靠近,修士们唯有待春末夏初时节才能登顶一探究竟。

可惜数百年过去,登山者怕不下万人,却从未有人发现过所谓昆仑秘宝。时至今日,山巅宝物已成为大陆的笑谈轶事,昆仑的山风也被当做大自然的无穷威能,这不一定要具有什么特别的含义。

张瓊从来不信这等自欺欺人之谈,昆仑山上处处皆有人为痕迹就连昆仑之名,也是来自千年前山民偶然发现的一座古朴方碑。虽然此处是一座上古遗迹,很可能关系到大陆起源,与什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全无瓜葛。只可惜他修为浅薄,根本无法亲自入山探索。资质更是有限,理论上终其一生都难以登到半山腰,对于那些登顶之人的愚见也无法反驳。

然而时至今日,张瓊站在昆仑山的半山腰,直面凛冽山风,却只感到一阵拂面的温柔暖意,登山半日的疲惫也被驱散了几分。

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,露出了一派轻松神色。

如今正值寒冬封山季,也不怕被别人看到,若是夏秋时节,他肯定不敢入山–他区区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,能一路走到半山腰,当然不是靠自身修为,而是一块温暖的玉佩。那是不久前那位神秘前辈的馈赠,携带玉佩入山,简直像游子归乡,整座大山都在以温柔包容着他,护口,而且灵气浓郁。这一路行来,吃了几个果子,他的修为便生生涨了一层!

“过去修仙世界真是让人神往,可恨今人愚钝,不能挖掘这无比巨大的宝库。”

张瓊心中感慨,却也知道这并不能怪现在的修士无能,实在是近千年来,对前世遗迹的考察完全陷入停滞,偶有所得,也是全无灵气蕴含的残渣废料,完全无法说明前世修仙世界的存在。单这昆仑山,就让多少学者一生抱憾。

张瓊作为一名历史爱好者,靠着治学严谨在圈内薄有微名,而靠着交友广泛,他曾跟那些筑基、炼丹的修士为伍,去了不少险要地探索考察,然而多年来全无所得。若非一次奇遇,继承了前代遗产,这寒冬时节也是万万不能登上昆仑山的,更甭论解开这个困扰大陆修仙界千年的山顶谜题。

山顶处奇迹般的宁静,张瓊宛如置身暴风之眼,只看四周风起云涌,护山的大阵将一切试图接近的外来者隔绝在外,却维持了山巅的一份安宁。

张瓊心中微微悸动,灵觉跳跃,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。下一刻,他转过头,看到一个面带微笑的少女。

少女容貌绝美,张瓊这些年游遍大陆也不曾见过如此完美无暇的容貌,只是少女虽然面带笑容,张瓊却莫名感到一丝冷意,下意识就后退了几步,脚步踉跄,险些跌倒在地。

张瓊尴尬万分,面红耳赤,却见面前少女的笑容微微一松,那股莫名的压力不翼而飞。

少女微微偏着头,有些困惑地看着他“你是谁?”

张瓊手忙脚乱,“在、在下西峡海峡经书院张瓊,见、见过前辈,不,见过仙子”

仙子并没有在意少年人的窘迫,目光看向他手中的玉佩。

“你是从哪得来的?”

张瓊答道:“在一个神秘山洞之中,一位前辈馈赠于我。这玉佩可是仙子的所有物?在下这就物归原主……”

少女摆了摆手,“这昆仑令牌是昆仑仙山招待贵客的信物,我当面代表仙山送他的这块本就是用于转赠的,他本人想上山又何须令牌?有什么时候用过令牌?每次都擅闯山门,全然不懂礼数。而既然他送给你了,你便收着。只是本以为来的会是熟人,却不料是个毛头小子……你修行多久了?”

张瓊老是答道:“七岁修行第,迄今已有十三年。”

少女看了看他,“修行十三年,练气中品?王陆怎会将令牌交给你这家伙?”

张瓊被说的惭愧无地,“在下资质平庸,修行成果的确耻於见人……”

“算了,他愿意给谁就给谁吧”,总之他人呢?”提起那个叫王陆的,少女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,却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,更像是老朋友间的牢骚和抱怨。

张瓊不敢隐瞒,将自己与王陆相识的经过如实道来,少女听了,先是噗嗤一乐,笑道:“不愧是无相仙尊,坑爹的事绝少不了她,连自家夫君也不放过。”随即面容一肃,“这么说,灵剑派的人都已经走了,连王陆这个九州守护神也没留下,也不知九州大陆还有谁在……张瓊,这些年,你可有听过真仙下界之类的奇事?”

张瓊听得少女几句话,心中早已澎湃万分,“仙子,世上真有仙界?”

“仙界?”少女表情略微复原,“曾经是有的,以后或许也会有,但是现在……我感觉不到什么仙界的存在。”

“曾经?”张瓊更是兴奋,“敢问仙子,这片大陆曾经是叫九州大陆?而且曾经还有仙界,是在九天苍穹之外吗?后来经历了什么变故?为什么如今仙道凋敝,无复往昔辉煌?您说的九州守护神又是什么意思?”

少女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好笑起来,“我现在倒是有些理解,王陆为什么会选择你这小子作继承人了。根骨可以拙劣,修为可以低微,但不能失去求知好问之心。他当年以学霸自诩,看你顺眼也是顺理成章。小子,好好珍惜这份机缘吧,现在大概他手上才有前代遗产,我们这些元老在大迁徙的时候都被他剥削的家徒四壁了,如今就算想给你也没什么可给的,不要太失望哦。”

张瓊连忙说道:“在下从未有过非分之想,事实上,在下能亲自在寒冬时节登上昆仑山巅,又见到前代仙子,已经再无遗憾了,只是,若是仙子不嫌弃,我这里还有许多问题想要请教”

“你也不必仙子长,仙子短的叫我,在我那个时代,被人以仙子称呼最多的是琼华啊……我是周沐沐,曾经昆仑仙山的掌门人,不过现在昆仑山都不在了,我这个掌门也是名不副实。关于前代的故事,竟然王陆当时没有跟你说,多半就是不想给后世留下太多我们那个时代的印记。这次苏醒,只觉得物是人非,这片新生的世界比我们那个年代还要衰弱,却生机勃勃,气象一新,我很喜欢。”

周沐沐说着,挺胸昂头,双臂舒展,仿佛在拥抱这个世界。

“啊,活着的感觉真好啊,还以为这次要长眠不醒,想不到还能亲眼看到这个新世界。”

说到此处,少女的神色微微有点哀伤,“可惜大部分人却都看不到这一幕了……小子,如果你真的对前代世界感兴趣的话,就努力修行,然后来找我们吧。”

张瓊哑然,“来找你们,你们要去哪里?”

周沐沐手指天上,笑而不语。

“你们要重塑仙界?”张瓊兴奋的喊了起来,“是了,前代世界一定经历了不得了的变故以至于仙道文明衰亡,就连仙界也陨落了。如今你们苏醒过来,便打算重新打造仙界对不对!”

“或许吧。”周沐沐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,“或许是仙界,或许是其他什么世界,我沉睡方醒,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变得怎样……那些混蛋们自顾自地苏醒,却没人想起把我叫起来……或许是我的存在感太过微弱,也或许是外面有什么要紧的事让他们无暇他顾。小子,新世界未必如你们想的那么太平,这片大陆也绝非世界的正中心。我们这些前代遗老们都还没有颐养天年,而你们,就更要准备好迎接灾难的准备。”

张瓊急道:“可是这个世界根本就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啊!如今修仙界第一人不过才元婴境界,跟你们那个时代全然不能相提并论!”

周沐沐说道:“灾难从来不会等人的,小子,想要活下去,就拼死跟上来吧。你继承了那个人的衣钵,有能力做新一代的救世主。”

“救世主?我吗?这……委实有些难以相信。”

“呵,不要小瞧那个人的衣钵传承,你知道上一次继承他衣钵的女人后来怎么样了吗?”

张瓊说道:“这……在下不知。”

周沐沐突然狡黠地一笑,“嫁给他了。”

张瓊愕然无语,不知如何作答。

【END】

Spread the love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赞(2)
本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Yahaha » 【官方番外】从前有座灵剑山·实体书·结局番外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Yahaha.LTD.

立刻加入Yahaha.NPO.
%d 博主赞过: